签约一线创作者专心做原创 光景映画想做小而美的独角兽

 新闻中心     |      2019-11-21 19:51

据悉目前国内电影公司已超过 2000 家,但实际上真正拥有持续开发和制作能力的电影企业仅有四五百家。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电影行业,然而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新兴的电影公司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呢?10月15日一家成立了三年的电影公司首次发声,与大家分享了他们的电影梦想。

黄炜哲

电影究竟意味着什么呢?也许对于大部分的观众来说,电影是一种娱乐,而对于光景映画创办人黄炜哲来说电影在他生命中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实际上他与电影的缘分由来已久,黄炜哲的父亲在台湾从事美国电影版权方面的工作,耳濡目染之下他对电影的热爱也逐渐加深。电影是陪伴他成长的朋友,也是生命中的救赎,在他低谷的时候给了他走出困境的勇气与希望,而他希望自己可以通过电影给更多人带去正能量。

签约一线创作者 想做小而美的独角兽

黄炜哲是台湾人,光景映画目前签约的主创大部分来自香港,公司坐标在北京。有人将光景映画称为台湾人开的香港人的北京公司,虽然成员来自不同的地方,但他希望做出的电影能打破地域之间的隔阂。实际上近年来港台电影人与内地的合作也越来越多。

希望我做的电影能让大部分观众喜欢,虽然主创编剧们大多来自香港,但我认为他们都能做很多不同地域的故事。近期上映的口碑与票房双丰收的《湄公河行动》似乎也说明了这种可能性,这部主旋律商业片就是由香港导演林超贤执导的。

在发布会上亮相的几位主创,有凭《桃姐》获过香港金像奖最佳编剧奖的陈淑贤,有担任过《画皮》编剧的刘浩良,《杀破狼2》编剧的黄英,《新少林寺》编剧、《陀地驱魔人》监制张志光,还有两位青年导演宋林国和王湛。

谈到香港电影人及其参与的作品在内地是否能更好接地气时,编剧陈淑贤表示两地文化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但我很愿意去尝试打破这层隔膜,让大家更好地理解彼此,同时通过更深的交流融合后创作出更新的东西。

据悉6 个原创项目将在未来 3 年内相继上映,黄英、张志光、陈淑贤、刘浩良等一线电影创作者都将推出潜心多年创作的作品。其中,黄英执笔的项目为动作犯罪悬疑片,张志光领衔的项目为奇幻公路喜剧片,陈淑贤执笔的项目为女性喜剧片,刘浩良执笔并执导的项目为动作片。两位青年导演也将于 2019 年分别推出首部独立执导的院线电影。与此同时,曾为《寒战》《京城 81 号》等影片提供特效制作的特效大师郑文政将担当后期制作的总顾问。

启动仪式

作为香港资深的监制与电影人,庄澄这次担任了光景映画总顾问及黄英计划制片人。庄澄曾以出品人、制片人、监制等多重身份打造出《无间道》三部曲、《天下无贼》《单身男女》等多部电影,获得多项国内外大奖。庄澄表示,他将深度参与光景映画所有重要项目的开发和制作,力求帮助光景映画打造票房、口碑双丰收的好电影。

而在影视知识产权领域有着多年经验的王军除了是法律顾问之外还首次担当了联合制片人,将为光景映画提供一些管理工作和法务方面的协助。

比起电影公司老板这个身份,黄炜哲说更愿意把自己当作电影公司故事的开发者。他认为电影是人的事业,做电影最重要的是聚拢相关专业人才。于是花了 3 年时间,组建了一支拥有丰富制作经验的电影人才梯队。

虽然目前编剧占了比较大的比重,黄炜哲表示这是光景映画走出的第一年,先做好内容,接下来随着项目往前推进还会有不同的工种,不同的人才加入到光景映画。

据黄炜哲透露公司核心成员大概有十几个人,然而就是这十几个人干着大概三百个人的工作,有的做制片开发,有的做项目管理...这与他对光景映画的定位无疑是一致的,小而美的独角兽,虽然小但是五脏俱全。你可以把我看成一个变形金刚,我们很小,可是我们周边的很多,拼上去就是大金刚。

暂时没有购买IP的计划 重视原创的剧本开发

近年来IP成为了资本追逐的对象,IP过度无序的开发加剧了电影市场的混乱,IP改编逐渐失灵,与此同时原创电影的创作却被广泛的忽视了。原创对于光景映画来说是个关键词,光景映画前三年花了很多的时间在找人、找故事,最后选择从剧本环节切入电影产业。编剧无疑是电影的一个关键部分,黄炜哲笃定所有好的电影一定都是从一个好的故事开始的。每一个好的故事我觉得都要通过一双好的编剧老师的手去把它演艺成一个动人的电影,所以过去三年我们都在做这个方面的工作。

据了解光景映画暂时没有购买IP的计划,打算靠内部的力量发展原创。现在投资项目开发的费用已经将近一千万,重视原创的剧本开发。在故事的大纲上面会做相对比较严谨的打磨。我们拍的每一部电影都要经得起逻辑上面的考验,你的每一个人物都要在社会上的某一个角落可以找到,我们希望尽量做由原型故事的开发。黄炜哲表示。

光景映画原创故事的来源主要是真实生活当中遇到的人、事和物。黄炜哲本人不仅喜欢收集故事,也很喜欢讲故事。黄炜哲和这些业内信任的编剧、制片人、监制朋友们见面的时候,常常会抓住一切机会和他们讲故事,然后他们会给反馈,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经过交流最后确定的都是他们认为可以一起做好的故事。这些经验丰富的电影人无疑是光景映画最宝贵的资源,然而作为电影行业的新兵,对故事的热诚或许是黄炜哲打动这些合作伙伴重要的原因之一。

黄炜哲透露光景映画所有和编剧开发的剧本都是自己的版权,签的是独家合作,跟每个老师都是单独的合作。但是对于已经签约的导演,他可能是光景映画某个部分的营运。

重视原创,这也许意味着将节省很大一笔购买版权的费用。黄炜哲透露以后每年在内容方面大概有两个亿的投资,希望每一年有十亿票房的回收。但他同时也表示,我不会讲光景映画每一部电影将来的票房要怎么样,但是我可以跟你说光景映画拍出的每一部电影一定对得起买票进去看的观众。他认为票房固然是衡量一部电影是否受观众欢迎的标准,但也一定不是唯一的标准。谁做电影也不愿意赔钱,但也不会只为了钱去做电影。

秉持慢工出细活精神耐心打磨品质

黄炜哲希望光景映画能成为既能带给观众力量和勇气,又能获得市场认可的电影公司。在运营公司上保持短小精悍的风格,把更多的资源、财力、人力等有效的用在电影的开发和制作上。

光景映画现在的计划是三年六个故事,但他表示在过去三年其实开发了十几二十个,最后决定这六个项目可以推进,中间还有很多故事考虑到它可能没有商业的市场决定不做。观众口味的变化,同年度市场同类性质的电影数量等都是影响因素。

同时他也信奉慢工出细活,我们不着急,我们没有业绩的压力,没有必要为了业绩拍电影,我们每一部电影可以很慢的打磨,每一句台词都可以一句一句的整理。

慢慢做项目,真正想做好电影,有相同的价值观也是其未来从资本层面合作考虑的方向。最后的投融资安排,随着后面具体的项目进入到一个真正的制作期,相应的投资不会拒绝。如果融到了资金,想要其投入制片环节,拍更多的好电影。

据悉光景映画陆陆续续已经开始引进外来的资金了,在九月跟腾讯影业大梦工作室签了一个投资的框架协议,腾讯针对光景映画第一部电影有一个50%的投资权。

慢慢来意味着可以给更多创作人才更大的空间和更充足的时间,去把他们心目中理想的项目做好,让更多的观众产生共鸣。做有温度的电影是他们的目标。他进入电影业的初衷是希望给大家力量,不管拍的是哪种类型的影片,都希望光景映画拍出来的每一部电影都可以为观众带来更多的人生感悟。

用百分百的感性讲故事 百分百的科学与理性做制片

究竟要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做电影呢?黄炜哲有着自己的见解,在讲故事的时候用百分之百感性的心态讲故事,在制片的时候用百分之百的理性和科学来做。科学的制片管理无疑与电影工业化息息相关。他认为电影是人的事业,人在其中的作用有利有弊,每一个产业上的小决策错误都会引起大的灾难,要用科学的方法制片,发挥人的优势,尽量避免人为的失误。

制作电影进行有效的风险管理也是很重要的一环。黄炜哲认为通过更扎实的剧本创作、更有效率的资金调度和版权、衍生品收入,可以把风险大大降低。

香港电影工业起步比较早,因此也发展得比较成熟,他希望通过邀请香港电影工业里最好的从业者加入光景映画,向他们学习知识、经验和技术,同时也分享给大陆的新锐电影人。

庄澄

有着多年制片经验的庄澄也提出项目开发要有市场预判。要制作一部好电影,首先是制片人的眼光要独到,发现好的题材,并且得到所有参与者的认同。想要拍一部好的电影就必须要有耐心,即使现在资本给行业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专业的电影人也不能急功近利,脚踏实地最重要。

与幸运猴影业的合作 打造青年导演培养计划

宋林国、王湛两位青年导演都是经电影圈的朋友介绍认识的,黄炜哲认为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最好的成长方式就是把放到公司的那些前辈身边去学习。他们现在欠缺的是人生的经验,挫败感也好,人生的喜怒哀乐也好,我希望他们有一点机会去体验这个东西,体验生命给予的好与不好再回过头来当导演。

对于青年导演来说,实践无非是很重要的成长步骤,黄炜哲表示,光景映画为青年导演提供的机会是让他们从行业最基础的执行制片人做起,在他们完全了解和熟悉拍摄和制作的所有环节后,再真正着手独立创作。这是对青年导演负责,也是对观众和市场负责。

光景映画还与网络大电影制作公司幸运猴影业合作,助力青年导演的培养。幸运猴影业董事长徐敬豪认为,相对于院线电影,网络大电影制作成本较低、拍摄速度较快,对青年导演来说是重要的实践方式,作为长期合作伙伴,光景映画将在与幸运猴影业的合作中发掘有潜力的新导演和好项目,为他们提供向院线电影发展的机会。幸运猴影业主要做网大的平台,不管有青年导演没有经验都可以来幸运猴磨炼,磨炼好以后就可以拍光景映画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