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世界”为人类挖出一个“脑洞”陷阱吗?

 新闻中心     |      2019-11-21 19:51

最近追美剧的粉丝都在看《西部世界》,这部改编自1973年同名科幻电影的剧集,是一部充满现代科技感和尺度大开的科幻惊悚剧。国内引进的第一部美国科幻片难道不是卢卡斯电影公司的《星球大战》?不,真相是80年代初国内观众就已经看过一部名为《西部世界》的美国科幻电影。这个暴露年龄系列的电影,成为了国人最早看到引进版的院线科幻片之一。

影片讲述了遥远的未来,在一座巨型高科技成人乐园中,与人类拥有相同外貌的机器人逐渐失控,转而残杀人类游客的故事。全片时长88分钟,情节环环相扣、令人震惊。如今,这部已被蹭了43年IP热点的电影被翻拍成美剧,再次掀起人们对智能机器人的反思浪潮。

正是在20世纪的精神遗产中

机器人与人工智能产生了

熟悉机器人历史的人都知道,机器人的历史并不长,真要追根溯源的话,机器人这个词汇脱胎于捷克语,本意是强迫劳动,即人类的奴仆,是没有思维能力,只会工作的类人机器。1920年,科幻作家萨佩克用一个名为《洛桑万能机器人公司》的剧本最先将机器人的概念从幻想拉进现实。

然而一堆会动的合金机械何以能引发人类对未来的潜在恐惧?这不得不说都是人工智能AI的功劳,作为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它诞生于1956年一批精英科学家召开的达特茅斯会议。它的出现让人类有能力赋予机械智慧,并且让人类自信这份智能终有一日将与自身所具有的智慧并驾齐驱。

20世纪给世界留下了无尽创伤,全球型的战争与军事对峙为这100年历史抹上了永不消逝的血色。正是在这庞大的精神遗产中,机器人与人工智能诞生了,并且应了人类愿望而发展壮大。

相隔二十多年先后出现的两类事物在时间的轴线上相遇,从而组合成在外形和功能上都与人类自身无比相似的智能机器人。它们有机会成为了故事的主角,这才有了《西部世界》这部科幻剧的产生。

自2014年以来

人工智能技术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游乐园是包罗万象的地方,在文学和艺术领域中常常被用作两种极端情绪的象征场景,一种是极乐,一种是恐惧,这与《史记》中乐极生悲的意思不谋而合。《西部乐园》的场景也选择了游乐园,但它生于现实,基于现实,其中出现的种种科技造人的场景,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原型。

自2014年以来,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数字化的生活不再是幻想。在未来,早晨醒来,厨房里的家务机器人,早已为你准备好早餐,清洁机器人为你打扫好房间。婴儿哭闹的时候,保姆机器人开始哄孩子。工作疲劳的时候,办公室机器人为你按摩肩膀,搀扶你去沙发上休息。打印材料太多,有白领机器人为你整理。坐到店里想喝杯咖啡、吃份简餐的时候,就有机器人服务生为你点餐。一个人生活缺少安全感的时候,可以养条机器狗,一个人出门买东西不方便的时候,有快递机器人送货上门。一个人想来点刺激音乐的时候,网络上的机器人能够自主学习音乐旋律和你的个人喜好,为你量身定制一首神曲

永远安息并非人们所愿,但尽可能获得更多的休息时间,却是人类所渴望的,因为长久以来人们习惯于将自由与空暇捆绑,将自由与束缚对立。而如今智能机器人恰恰能解放人类的双手双脚,满足这份臆想。今年出版的各类智能机器人报告均表明,世界资本正在向服务型泛智化机器人的研发领域集聚。随着创业家和初创企业所拥有的资源和经验日益增多,智能机器人产业正加速走向商业化。十月初,谷歌公司在秋季发布会上喊出的从移动优先转向人工智能优先的口号正是对此情形的最佳写照。

这样的西部世界你还想要吗

在智能机器人领域的前沿,通过算法让机器人自学人类社会的种种规则已经成为现实。在这块领域中,已经成熟到可以应用于工业生产中的包括知识图谱、自然语言处理、翻译、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技术,它们是人工智能的组成部分。最初致力于发展互联网产业的科技公司已经转向智能领域,从谷歌、微软、脸谱网到阿里、腾讯,甚至生产无人机的大疆,以及以硅谷和班加罗尔为代表的众多科技孵化站中的创新公司,都密切关注着这波智能浪潮的走向。

在这样激烈而明显的逐利趋势中,如果未来世界是这样的西部世界,你还想要吗?

出演该剧的知名演员桑迪纽顿是个年纪与电影版的《西部世界》一样大的演员,她在一次采访中说,《西部世界》致力于挖掘出人类内心的幻想和欲望,以及那些驱使人类自我毁灭的动机来源,只有更好地理解这些才能让人类在未来更紧密地团结起来。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没人希望在科技中召唤出恶魔,智能机器人的路在何方,这也是该剧留给人类最大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