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流行语很多来自非理性 “蓝瘦香菇”或是语言毒瘤

 热点专题     |      2019-11-21 19:51

 写好了一个微信:看一个人是不是二B铅笔,就看他(她)最近是否在频繁使用蓝瘦香菇。发到朋友圈后,秒删。这个打击面太大了,一个人可以刻薄,但不能刻薄到没朋友。

金沙国际注册娱乐网址,  最近忽然流行起来的蓝瘦香菇像以前的网络词一样怪异,开始不知是什么梗,搜了一下,原来是一个失恋青年发了个难受,想哭的视频,因为发音不准,成为蓝瘦,香菇。看完第一感觉就是好无聊啊,拿着肉麻当有趣;第二感觉是,都TM有病吧?

  必须要坦白:我极其讨厌所谓的网络流行语,觉得那就是语言毒瘤,甚至语言的癌。检点一下这些年来的流行语,神马都是浮云、我也是醉了、有钱就是任性、蛮拼的、XX技术哪家强、保证不打死你、时间都去哪了、我读书少你别骗我、且行且珍惜等等句式,抬头也是,低头也是,噼里啪啦扑面而来,尽情把你淹没,让你躲又没处躲,藏又没处藏。诡异的是,我自己还时不时地用一下,就像听到《小苹果》和《最炫民族风》的旋律,想抵制却情不自禁地跟着哼唱一样你已被带进恶俗的沟壕里。

  之所以讨厌流行语,皆因引用者语言贫乏,表达无力,只好用别人的话来概括自己的感受。说一个人漂亮,原本可以用腮凝新荔、鼻腻鹅脂、顾盼神飞,说一个人难看,可以用东施效颦、粗俗鄙陋、獐头鼠目。现在可好,一个颜值高,一个颜值低就给概括了。其他如给力、坑爹等,与此类似。这类词汇基本丧失了语言的灵动与生动。本来每个表达都是个体的,无可替代的。但在快速表达的时代,你不及时表达,稍纵即逝,你就被略过去了,为着我说故我在,便在身边随手抓一个最省时省力的词、句,啪嚓一下甩出去。人的感受千差万别,你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也不可能在不同的时间找到同一感受,对于同一个人尚且如此,何况对于各自独立的人?但人的惰性如此,用词亦如此。吃一种药,治百般病;用一个句式,表述千般意境,这就造成每一种见解都成为偏见,离事实,甚至离当事人想要表达的都差之千里。我们只好在偏见中生活。流行语言则是直接促成并固化这种粗暴模式的元凶。

  从网络流行语的来源看,很多都是非理性,没道理的。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一百块钱都不给我,一句口水,被觉得好玩的人重复几遍,就成了所谓流行语。但归根结底,这都符合人类文化的规律偶然,下意识。我这是个很严肃的结论。人们常说某种文化现象出现,一定有其政治经济社会根源,诚然如此,我无法反驳。但是,我要说,从本质上讲,人们的社会、文化、政治,都是偶然和下意识的,就像蓝瘦香菇为什么突然流传起来,你可以找出很多貌似有规律的理由。有的流行语确实是抓住了一点时代的特征,哪句话能跟时代没关系呢?但时代是头硕大的黄牛,每个流行语也就是九牛一毛,你可以说流行语搔到了时代的某个关键点,牛毛肯定跟牛有关系,但也可以说毫无关系,拔掉了一根毛,黄牛还在。

  而当下一些流行语,明显有人造痕迹。当年那句著名的贾君鹏,你妈叫你回家吃饭,据称就是网络水军硬生生炒作出来的。炒出来干什么呢?当然是商业需要。有的是先造热词再用于商业,有的热词本身则就是商业的产物,使用者们不知不觉进入了人家的圈套。比如最近就有人为蓝瘦香菇写了一首歌,只是不知其盈利模式如何。此外,这四个字还被深圳一家公司注册了,但我智商低,实在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按一般人理解,中国人都讲究个口彩,商人尤重此道,愿意给商品起个发发发什么的名字,谁会把饭店称为必败客,多丧气啊。同理,给产品命名为难受想哭的谐音,这种产品谁会买?

  这么说,不是要把网络热词一棍子打死。我一度认为所有的流行语都是速朽的东西。流行必速朽。现在再提神马都是浮云,显得又土气又傻帽。流行语仿佛时装,一年一个款式,一季一个颜色,去年的流行款,今年无法再穿出来。还不如一些最朴素、最实在的话,比如吃了吗,一句问候语这么多年还在用,就像大米和水一样的,不带任何文采和智力因素,却充满了人文关怀。

  但想想也不尽然。要说流行,孔子当年没有流行过吗?李白没流行过吗?四书五经没有流行过吗?柳永没有流行过吗?《红楼梦》当年也流行过,只不过由当年的畅销书变成了今天的长销书。能沉淀下来的,虽然是极少数,但都成了经典,甚至化为一个地域一个民族的符号。所以说,速朽虽是常态,或真的还有异数,会恒久远,永流传。因此我还是期待网络热词中能蹦出来一两个让人拍案的,但绝对不是蓝瘦香菇。(王国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