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剧扎堆爆发广电总局誓当“网管” 涉案网剧何去何从?

 更多资讯     |      2019-11-21 19:51

整个十一假期,《湄公河行动》热度一路飙升,今日票房已达到7.71亿元。在感受到奔窜的男性荷尔蒙的同时,人们也惊讶于主旋律电影竟能拍得如此大片如此燃。

但是,相比之下,涉案网剧就没有这么好命了。最近,张一山的翻身之作《余罪》悄没声儿地就失踪了,没来得及看的正在全网找资源,已经看过的后悔当时没下载,等着看第三季的在担心后续内容会不会受影响,总之追剧群众也是操碎了心。

这是广电总局自2016年年初要求下线整改《太子妃升职记》等一批热播网剧后又一次对网络自制剧开刀。除了《余罪》之外,一并被下架的还有《灭罪师》《暗黑者2》等多部网剧,加上年初被下架整改的《心理罪》《灵魂摆渡2》《盗墓笔记》《暗黑者》《无心法师》等,以及还没播出就被举报,导致延期上线的《十宗罪》,悬疑类网剧俨然呈现出一副集体扑街的架势。

被要求下架的网剧,运气好的可以整改再审后重新上线,运气不好的就是永久停播。但即便这些被下架的网剧大部分在整改后又重新回归各大网络平台,但对于剧迷来说,删减版三个字向来是最让人深恶痛绝的。

2016年犯罪悬疑剧扎堆爆发,五大平台纷纷涉足风头正盛?

要说2016年话题关注度最高的网剧莫过于由爱奇艺联合新丽传媒、天神娱乐共同出品并由爱奇艺全网独播的犯罪题材影视剧《余罪》,自5月23日上线以来网站点击量超过30亿,该剧是继《盗墓笔记》、《太子妃升职记》后又一部突破播放量突破30亿的超级网剧。

从各大视频网站今年网剧发布的情况不难发现,犯罪题材网剧在2016年可谓是迎来了爆发的一年;其实早在2015年罪案剧就已经在网剧市场上显露头角,腾讯视频在2015年率先推出《暗黑者》系列;爱奇艺则全网独播了大IP《心理罪》,平台播放量高达7亿,一时之间罪案题材网剧广受关注;2016年爱奇艺强势推出了点击量破亿的超级网剧《余罪》以及《灭罪师》,优酷推出的《十宗罪》网络点击量同样破亿。

下半年10月13日将在搜狐播出的《法医秦明》更是未播先火,吸引了一大票粉丝的关注度;《心理罪2》今年7月份也已经开拍,届时将会在乐视全网独播;粉丝关注度超高的《余罪》第三季目前也正在筹备中。五大视频网站巨头纷纷涉足罪案剧市场,使得此类型片市场一片火热,发展势头更盛,市场关注度达到空前暴涨。

悬疑类网剧的春天刚来,这就要入冬了?

网络剧的崛起,也不过就是近几年的事。从2012年大鹏的《屌丝男士》之后,每年都不乏好口碑的作品出现,2014年之后,网剧的数量更是直线增长,佳作频出,制作的精良度丝毫不输电视剧。

在网络剧的大军中,悬疑类题材又是其中走势汹猛的一支,也是良心剧的多产区。《余罪》在豆瓣上的评分是8.2分,《无心法师》8.3分,《暗黑者》8.0分,《灵魂摆渡》8.1分,《心理罪》7.6分

在国产剧遍地雷区,网友恨不得打负分的背景下,悬疑类网络剧的口碑和点击量都排在前列,也推动了内容付费模式的发展和成熟。比起电视剧,网剧环境的相对宽松,也给这个市场带来了更多的自由与活力,资本、人才和广告的大量涌入,让网络剧产业的发展前景看上去一片大好。

但大家都明白,审查政策必然会越收越紧,而悬疑类网剧由于题材使然又特别容易触及红线,尽管制作方已经有了审查的自觉性,比如《盗墓笔记》变成了护宝笔记,《暗黑者》谢绝血腥暴力,《余罪》里所谓的重头床戏也丝毫没有裸露镜头,却依然无法避免被下架的命运,让网剧行业生出几丝寒冬的气息。

对于《余罪》的下架,播出平台爱奇艺官方回应称:由于将对内容进行修改调整,爱奇艺网络剧《余罪》现暂时下线,后续上线时间另行通知。另有消息称,《余罪》第三季已经低调开拍,男主依然是张一山。

但对于制作方来说,下架事件的影响显而易见,第三季内容的改编难度也增大,让人不免为第三季的内容质量捏一把汗。

越火越禁?悬疑类网剧的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在传统电视剧市场,爱情、喜剧、家庭类电视剧长期霸占黄金档,悬疑剧的产量则相对较低。而电视剧领域的稀缺内容,正好是网络剧题材的首选。

一方面,网络剧的受众比传统电视剧的受众偏年轻化,悬疑惊悚、推理探秘类的作品一般节奏紧张、剧情烧脑,加上网络剧特有的花式卖萌耍贱,这样的形式比较受年轻受众青睐;另一方面,悬疑类网剧大多改编自热门小说,优质IP本身就自带大量粉丝和较高的话题度,因此悬疑类网剧火起来的概率非常高,这类题材的作品也就自然成为各个制作方和网络播出平台的宠儿。

与此同时,高质量的作品,即网友口中的良心剧,又能吸引来大批平台付费用户。越是有用户愿意为内容埋单,这个市场就越能挣脱商业的捆绑,也就能越良心。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从这个层面来说,网络剧会成为未来整个影视剧行业的发展趋势,优质网络内容反输电视台会愈加普遍,网剧和电视剧的差距也会逐步缩短。

不过,正所谓树大招风,《余罪》们的被禁,一定程度上正是与它们所引发的热议有关。不火不禁,越火越禁,似乎已经成了一个颇具讽刺性的事实。

罪字辈下架整改,究竟是哪些元素触碰了红线

今年年初《太子妃升职记》《心理罪》《盗墓笔记》《暗黑者1》《灵魂摆渡2》等六大网剧被广电总局下令整改;正值热播期间,市场关注度自然不在话下,广电对网剧的首次大举动措施令网友纷纷吐槽:广电的剪刀手终于伸到了网络平台,大家且看且珍惜。

其实不难发现,今年广电总局对网剧市场的两次规范均集中在犯罪题材剧目上,作为社会主价值观传播的主要阵地,罪案类题材影片要有一定的尺度把握也实属正常,作为广大粉丝的一员我对于整改后的网剧也十分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内容被规范掉了呢,难道这些就是广电总局不能触碰的敏感线?

分析不同类型题材网剧在被广电总局要求下架整改后删减的内容可以看出,网剧在触碰到封建迷信、血腥暴力、有伤风化、美化犯罪、国家人员形象塑造不符合正面要求、意识存在不良倾向等元素均可能是广电总局不可触碰的影视红线。

由此我们大胆推测,《余罪》的此次下线整改是否是在以下几方面触碰到了广电那条敏感的神经:

1、余罪入警动机不纯,不符合广电要求的正面积极的人民警察形象

2、羊城特训选拔中作为警校学生涉嫌违法犯罪等不正当行为

3、张一山叫床戏份等情节涉嫌尺度过大,低俗情节有伤风化

4、血腥暴力画面较多

最后真正会被删减的内容我们无法一一猜测,但可能的倾向以及存在的原因倒还是有迹可循的。

警察形象成为最大隐患?

年初被下架的五百执导的《心理罪》,讲述了犯罪心理学天才方木,与刑警队长邰伟联手,破获一起离奇校园连环杀人案的故事。

剧中的刑警队长邰伟,是一个颓废失意、不修边幅的沧桑感大叔。据数据显示,此次《心理罪》的删减片段,一大半都是涉及邰伟警察形象的片段,而这些片段更多都是为了让邰伟这个形象更加丰满与灵动。

由此,我们不由联想到国庆热片《湄公河行动》中彭于晏饰演的方新武。一改主旋律片中警察笔挺干练的高大上形象,方新武头绑花头巾、胡子拉碴,一身落拓不羁之气。刚出场时,方新武对犯人的逼供相当非常手段。最终面对逼死前女友的匪徒,痛苦挣扎中,他还是果断开枪毙命。

实际上,近年来涉案电影渐多,并且都有所突破。《烈日灼心》中的邓超饰演的辛小丰,兼有协警和犯人双重身份,敏感而孤独。《白日焰火》中廖凡饰演的警察张自力,更是落拓到了邋遢的地步,而在追凶时,深陷对死者旧恋人的难言迷恋中,却亲手将她送入狱中。

这些涉案电影,塑造出一个个不一样的警察形象,越来越复杂丰满。警察由无坚不摧的神,重新变成了复杂难言的人。

但是目前,在涉案网剧方面,警察形象依然是一个不好碰触的雷区。

伸手网剧市场早有征兆,广电总局几番大动作誓当网管

金沙国际注册娱乐网址,网络市场近几年异军突起,一向作为影视界的法外之地的网剧尺度远远大于电影电视剧。目前,网络剧的内容审查实行的是自审制,即自审自播,先审后播,不审不播,比起电视剧实行专审制,一部剧在播出之前要经历四重审查来说,的确是宽松不少。但网剧监管制度的收紧步伐也丝毫没有放慢。

2012年7月,广电总局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通知》,规定网络视听节目由播出机构自审自播,并报当地省广电局备案。

2014年1月,《关于进一步完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补充通知》发布,规定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后,群众举报或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发现节目内容不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要立即下线。

2014年3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强化网剧审查规范,违规者五年不得从业。2014年12月,广电总局局长在第二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表示,线上线下要统一标准。

2016年2月,在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广电总局再次强调线上线下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为此,一些制作公司已作好了充分准备,比如腾讯视频制作的《暗黑者》即通过公安部直属的金盾影视取得了涉案剧的拍摄许可证。结果,还是难逃被下架的命运。那这拍摄许可证究竟有何作用?依据什么来进行发放呢?我们目前自然不得而知。

相比于电视剧产业已经用二三十年的时间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网络剧产业的发展还只是初级,比如就广告收入一项来说,网剧的广告费用和传统电视剧根本不在一个量级。在审查制度上的优势渐趋微弱之后,网络剧的黄金时代是否还能持续,的确要打上一个问号。

网剧监管力度趋严,涉案网剧何去何从?

年初召开的全国电视剧行业大会上,罗建辉司长指出:加强网剧全流程管理,加强对视频审查员的培训,提高审看人员水平;及时发现苗头不对的剧,不要等成片了再下架;线上线下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此外罗建辉也表示,部分网站对题材的把关能力明显不足,刑侦、灵异、暴力题材把关尤其欠缺,造成恶劣影响。

对于涉案剧来说,刑侦、暴力元素几乎是最大的看点,广电新规无疑带来当头一棒。删减版的《心理罪》重新上线后,广大网友并不买账,甚至有网友称:删的都是拍的好的部分。

监管骤然收紧,网剧领域再也不是可以肆意试水的游离地带,涉案网剧该何去何从?每经影视记者致电,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常务秘书长周结,对方表示无法回答相关问题。此外,每经影视记者也咨询了骨朵传媒内容总监邓颖,对方也表示暂时不便发声。

这些也许都在表明,网剧市场似乎到了一个风口。既要符合严格的监管标准,又要在艺术上有所突破,满足口味挑剔的观众,这无疑对制作方提出了更为严苛的要求。